社會|文學|美術|音樂|影視|攝影|戲劇|舞蹈

杰克·凱魯亞克丨我還年輕,我要再和生活死磕幾年

2019/01/24 15:53:51 來源:北京文藝網  
   
我要再和生活死磕幾年。要么我就毀滅,要么我就注定鑄就輝煌。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在平庸面前低了頭,請向我開炮。

  你的道路是什么——乖孩子的路,瘋子的路,五彩的路,浪蕩子的路,任何路。那是一條在任何地方、給任何人走的任何道路。到底在什么地方,給什么人,怎么走呢?


  ——杰克·凱魯亞克


blob.png

  杰克·凱魯亞克1922年出生在馬塞諸色州的一個移民家庭,父母是加拿大魁北克的法國后裔,所以在杰克·凱魯亞克小的時候家里使用法語交流。這種對于自身身份的認知使得他在成年之后曾去魁北克和法國尋根,想在路上找到自己的歸屬。


blob.png

  如果杰克·凱魯亞克早生10年,那他可能會成為寫出《了不起的蓋茨比》的菲茨·杰拉德,但時間就是如此好笑,杰克·凱魯亞克但剛好錯過了美國的黃金時代,1929到1933年,美國經歷了大蕭條時代,他的家庭也受到了巨大的沖擊。


blob.png

  經濟不好,凱魯亞克的父親開始酗酒、賭博,而原本開的小復印店后來也被洪水沖毀,母親只能在鞋廠做工補貼家用。我沒想過,如果少年時期家庭變故對孩子會有多大的影響,但可能男人內心的脆弱有的時候只能用酒精來緩和,又也許酗酒可能的確會遺傳。凱魯亞克最終死于長期酗酒導致的疾病,當然這些也都是后話。


blob.png


  杰克凱魯亞克因為橄欖球玩得不錯,17歲的時候靠橄欖球拿到獎學金才去了哥倫比亞大學。這讓他遇到了一座改變他命運的城市,紐約。


blob.png

  晚上,他會在紐約的哈萊姆區閑逛,混在曼哈頓大大小小的爵士樂俱樂部里,在曼哈頓的咖啡廳和朋友討論詩歌,談論音樂,喝得伶仃大醉,與人閑談,交朋友,更不用說是在紐約他才結識了后來一同被成為垮掉派代表作家的朋友們,就連“垮掉派”(Beat Generation)也是他伶仃大醉時在時代廣場從一個流浪漢那里得到的靈感。


 blob.png

  如果不是在紐約,他不會遇到他的朋友Neal Cassady也不會有從紐約到芝加哥、洛杉磯最終到達墨西哥城的旅行,更不可能有之后被一代人奉為圣經的《在路上》。


blob.png

  現在生活自律、克制的松浦彌太郎年輕時還曾效仿杰克·凱魯亞克輟學去美國流浪;嬉皮士帶頭大哥鮑勃·迪倫也是受到杰克凱魯亞克等垮掉派作家的影響。


  blob.png


  如果不是在20多歲的時候來到紐約,這個年輕人肯定不會成為杰克·凱魯亞克。一座城市對年輕人的影響不是在幾年內以結婚不結婚,年薪多少就能判斷的。


  如果說有一天你周圍沒了朋友,少了親人,你能不能專注于自己,找到一件能讓自己沉浸其中的事去做。對于我來說,可能是寫作,對于凱魯亞克來說應該是爵士樂。


blob.png


  上世紀四十年代,爵士樂風靡紐約,杰克·凱魯亞克和朋友艾倫·金斯堡常常會在爵士樂俱樂部里消磨時間。甚至于,他的“自發式寫作”也是源于爵士樂中的即興演奏,包括作品中的標點和斷句節奏感也都多少有爵士樂的影子。雖然人們認為他是一個作家,但他成為一個作家卻是源于爵士樂這一個愛好。


blob.png

  他會在爵士樂的伴奏下朗誦自己的詩歌,興致好的時候直接扔了詩稿去演唱,會和好友一起在家連續聽幾個小時的音樂,還和一些爵士樂手有過合作。對于他來說,爵士樂帶給他就是一種極致的盡興,所以在讀《在路上》的時候,你感受到書寫的流暢和如實地的興奮。


blob.png

  在《在路上》里有這么一段:


  “我喜歡狂野的威士忌,我喜歡周六大棚里瘋狂的音樂會,我喜歡次中音薩克斯管手為女人發狂,我喜歡興奮的演奏,著迷的搖擺,如果要用石頭砸死我的話,我愿意被砸死,我愿意被后巷的音樂激動死……”


  blob.png


  如果不是發自內心的對爵士樂和生活的喜愛,不可能寫出這樣的句子。至少,我寫不出來,我甚至不知道還能對什么東西產生如此巨大的熱情。所以,當大部分人讀了他的文字,才會被這種對生活的興奮和熱情所感動。


blob.png

  如果你出生在一個經濟正在衰落,朝不保夕,明天也許就要進戰場或許你就會因此送命的時期,你會如何生活?那一代的美國年輕人看不到未來,曾經的美國夢是擁有大房子、車、狗以及漂亮的老婆,但經歷過大蕭條和二戰的美國年輕人看不到那樣的生活,與其努力成為一個公司的小高層還不如喝酒抽煙泡妞。

 
blob.png


  杰克·凱魯亞克用三周時間寫出《在路上》,敲擊鍵盤時手指會因為過度興奮而顫抖,為了抓住轉瞬即逝的靈感他服用安非他明等藥物來保持體力以不間斷寫作。


  《在路上》是他一本帶有自傳性質的小說,雖然書里的主人公過的是放蕩不羈的生活,但我一直還是記得他對于普通人的善良和對生活的熱忱發自內心地向往。


blob.png


  大學因為和橄欖球教練發生爭執,便放棄了學業。他無聊的時候就在街上看來來往往的人群,沒錢了,就去紐約附近的康涅狄格州打工,給車加氣,后來參加過海軍,因為精神問題被退回,最后才又回到紐約開始寫作。


blob.png

  由于采用非常口語化和顛覆性的寫作方式,《在路上》這本書花了六年時間才被同意出版,而因為《紐約時報》的一則評論,這個不顧未來的年輕人一夜成名,有了錢,買了房子,成為了自己年輕時不愿意成為的人。


blob.png

  “我一輩子都喜歡跟著讓我覺得有趣的人,因為在我心中,真正的人都是瘋瘋癲癲的,他們熱愛生活,愛聊天,不露鋒芒,希望擁有一切,他們從不疲倦從不講平凡的東西,而是像奇妙的黃色羅馬煙火那樣不停地噴發火球、火花。”


  這是《在路上》里備受推崇的一句話,但沒有幾個人能像他一樣生活,沒那個環境也沒那個勇氣,可能好多人也做不到。

blob.png


  凱魯亞克的作品主題


  凱魯亞克的小說大多數如實描寫小人物的生活和精神風貌的,突出“個人”及“個性”,個人層面的懺悔在小說中表現得尤為突出。如《在路上》,小說本就是一部內涵豐富的作品,其中飽含著那些生活在混亂時代的美國年輕人的復雜的內心情感:迷惘,尋覓,失望,短暫的亢奮,長久的悲傷,而始終存在的,還有永恒的懺悔。當然,僅這部小說中所包含的懺悔意識,也是復雜的。因為小說主人公和他的朋友們,他們的生活是混亂的,而他們的思想更是混亂的。


blob.png

  凱魯亞克作品中的人們,他們通過探索找到救贖自己的方式。他們上路浪蕩,希望在路的另一端找到新的信仰。他們將眼光投向神秘古老的東方禪宗,希望在參禪打坐中遠離世俗、獲得寧靜和捕捉心靈的頓悟;他們親近自然,在一花一草一木中體驗著生命的本真。雖然他們的自贖之路由于各種原因并未最終使他們遠離混沌迷惘的狀態,并未使他們發生質的改變和超越,但是他們至少敢于做自我,敢于找到真實的自我,為尋找真我而付出艱辛的尋找過程。


blob.png


  凱魯亞克作為“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作家,其作品中流露的深沉的懺悔的意識,代表著整個“垮掉的一代”的內心的懺悔。他曾經也說過,他們基本上是“宗教的一代”,只是希望在路的另一側找到信仰。凱魯亞克及其筆下的人物反思、反叛、憤怒、悲哀,都暗含著一種懺悔的意識:對自身的懺悔,懺悔于自己的行為的放縱,逃避責任,不懂珍借,又懺悔于自己現實生活的潦倒,半輩子漂泊流離碌碌無為;對自己所在群體、所在的國家、所處的時代的懺悔,懺悔于這是一群沒有希望的垮掉的年輕的群體,懺悔于這是一個沒有自由和平等可言的國家,懺悔于這是一個混亂的不給人以安全感的時代。


blob.png

  杰克·凱魯亞克:在路上(節選)


  文  /  【美】杰克·凱魯亞克


  譯  /  王仲年


  “你說得太對啦,”說罷,我們開始手忙腳亂地收拾行李。領帶和襯衣下襬還漏在手提箱子外面,我們匆忙同那份可愛的人家告別,跌跌撞撞地上了誰都不認識我們的、但能保護我們的大路。小珍妮特哭鬧著要為我們,為我,或者不管為誰送行——弗蘭吉彬彬有禮,我吻了她,向她表示了歉意。


  “他腦子肯定有病,”她說。“讓我想起我離家出走的丈夫。完全一模一樣。但愿我的米吉長大后別像他那樣,他們現在已經有點像了。”


  我向小露西告了別,她手里捧著她的寵物甲蟲,小吉米還沒有醒。我們提著破爛的行李狼狽走了,這一切都在可愛的星期日清晨短短幾秒鐘內完成的。我們分秒必爭。鄉間彎道上隨時隨刻都可能出現一輛警車,朝我們駛來。


  “萬一被那個拿獵槍的婦女發現,我們就完蛋了,”迪安說。“我們必須叫一輛出租車才安全。”我們打算叫醒一戶農莊人家,借用他們的電話,可是看家狗嚇得我們不敢近前。時間分分秒秒地過去,情況越來越危險;早起的莊稼人會發現那輛壞在玉米地里的雙門汽車。最后,一位可愛的老太太讓我們使用她的電話,我們叫了一輛丹佛市區的出租車,可是沒有來。我們提著箱子吃力地上了路。清晨的交通開始了,每輛車子都像是警察的巡邏車。我們突然看到巡邏車來了,我想這下子我沒命了,或者說,我的生命進入了一個可怕的鐵窗生活的新階段。不過來的卻是我們叫的出租車,我們一上車就朝東部飛速駛去。


  旅行社里有一個極好的機會,有人提供一輛47年的卡迪拉克高級轎車,讓人開回芝加哥。車主帶了家人一路開到這里,覺得累了,決定乘火車回去。他只要求看看駕駛人的身份證明,把車開到目的地。我的證件使他相信一切都很妥當。我讓他放心。我對迪安說:“這輛車子你可別胡來。”迪安已經興奮得跳上跳下,迫不及待地想看汽車。我們不得不躺在教堂附近的草地上等了一個小時。1947年,我陪麗塔貝當古回家后,曾在那塊草地上同行乞的流浪漢待了一段時候,那天我疲倦極了,臉沖著下午的鳥居然睡著了。事實是有人在什么地方彈奏管風琴。迪安在鎮上閑逛,在一家便餐館搭上一個女侍者,約她當天下午乘坐卡迪拉克,他回來后叫醒我,告訴我經過情況。我感覺好了一些。我歡迎新的進展。


  卡迪拉克來到后,迪安馬上開走“去加油”,旅行社的老板看著我說:“他什么時候回來?乘客們都準備出發了。”他指著兩個在等候的愛爾蘭男孩說,他們是耶穌會學校的學生,來自東部,他們的手提箱擱在長椅上。


  “他去加油了。很快就回來。”我跑到街角上,看見迪安坐在沒有熄火的車子里等那個女侍者,女侍者在她的旅館房間里換衣服;事實上,我從站立的地點能看到她對著鏡子在整理絲襪,我希望能同他們一起去玩。她奔出來,跳進了卡迪拉克。我溜溜跶跶地步行回去,讓旅行社老板和兩個乘客安心。我站在門里,看到卡迪拉克一閃而過克利夫蘭廣場,迪安穿著短袖圓領衫,伏在方向盤上,一面駕駛,一面興高采烈地同身邊的姑娘說話,姑娘驕傲而遺憾地坐在他旁邊。他們大白天開到一個停車場,把車子停在后面磚墻附近(迪安曾經在停車場干過活),據迪安說,他在那里很快就把她搞定;非但說服了她星期五一領到工資就乘公共汽車追到東部去找我們,在紐約列克星敦大道伊恩麥克阿瑟的住處和我們會合。她答應一定來;她名叫貝弗利。三十分鐘后,迪安風風火火地回來了,把那姑娘送到她干活的旅館里,經過一番親吻、告別、承諾之后,又風風火火地開到旅行社去接乘客。


  “是出發的時候了!”百老匯山姆旅行社的老板說。“我以為你們開了那輛卡迪拉克溜了呢。”


  “有我負責,”我說,“不用擔心”——我又補充說。迪安那幅明顯的狂亂樣子,誰看了都覺得他神經有問題。接著,迪安收斂了一點,幫那兩個耶穌會學校的學生搬行李。他們還沒有坐好,我還沒有揮手向丹佛告別,他已經開動車子走了,強勁的引擎嗡嗡作響。從丹佛開出去還沒有二英里,速度計就壞了,因為迪安駕駛的速度遠遠超出每小時一百一十英里。


  “呃,沒有了速度計,我不知道跑得有多快了。反正我把它忽悠到芝加哥,就算得出時間了。”我們的速度仿佛不到七十邁,但是在那條通向格里利的筆直的公路上,別的車輛像死蒼蠅似的紛紛落到我們后面。“我之所以朝東北方向行駛,薩爾,是因為我們必須去斯特林看看埃德沃爾的牧場,你必須和他見見面,看看他的牧場,這輛汽車非常快,我們早在車主人乘坐的火車到達之前,就可以趕到芝加哥,時間綽綽有余。”好吧,我同意。下雨了,但是迪安的速度始終不減。那輛大車棒極了,是老式高級轎車的最新型號,車身加長,漆成黑色,輪胎側面是白色,車窗玻璃可能是防彈的。那兩個耶穌會圣博那凡圖拉學校的學生坐在后排,車子在行駛就高興,根本不知道行駛的速度有多快。他們想攀談,可是迪安一言不發,脫掉了圓領衫,光著膀子開車。“那個貝弗利真是個可愛的姑娘——我和她約好在紐約會面——我辦好同卡米爾的離婚手續后就和她結婚——一切都按快節奏進行,薩爾,我們走吧。是啊!”我們越快離開丹佛,我越覺得高興,事實上我們確實很快。天黑下來時,我們在江克欣城拐彎,離開了公路,上了一條土路,穿過荒涼的東科羅拉多平原,前去埃德沃爾的牧場。雨還在下,土路泥濘打滑,迪安把速度放慢到每小時七十邁,我叮囑他再慢一點,他說:“別擔心,伙計,你了解我。”


  “這次不行,”我說。“你確實開得太快了。”我話音未落,他在那條滑溜的泥地上飛跑時,公路上有個朝左的急轉彎,迪安猛打方向盤,可是汽車在巨大的慣力下滑了出去,顫動不已。


  “注意!”迪安叫了一聲,他作了最后的掙扎,但是我們的車子仍舊陷進溝里,只有車頭還在路上。周圍一片靜寂,我們聽到風的哀鳴。我們處在一片荒涼的大草原中間。前面四分之一英里的地方有一幢農莊住宅。我沒完沒了地咒罵起來,我對迪安大為不滿。他默不作聲,穿了一件外套,冒雨去農莊住宅尋求幫助。


  “他是你的哥哥嗎?”后座的男孩問道。“他對待汽車太毒辣了,不是嗎?——照他自己的說法,他喜歡同女人混。”


  “不錯,他是我的哥哥,”我說,“不過他腦子有病。”我看見迪安和一個農民開著拖拉機回來。他們用鐵鏈鉤住我們的汽車,從溝里拖了出來。汽車沾滿污泥,一塊擋泥板全部撞癟。農民向我們收了五元錢。他的幾個女兒在雨中觀看。最漂亮、最害羞的一個遠遠地躲在田地里,她完全有理由這么做,因為她絕對是迪安和我生平見過的最美麗的姑娘。她大約十六歲,野玫瑰似的膚色像是大平原的印第安人,眼睛碧藍,頭發十分可愛,人像野羚羊似的單純敏捷。每當我們看她一眼,她就退縮一下。她站在那兒,從加拿大薩斯喀徹溫刮來的大風吹起了她的卷發,拍打在她可愛的頭上。她臉上一陣一陣地泛起紅暈。


  我們結束了同農場主的事務,朝那個草原小天使看了最后一眼便開車走了,現在速度慢了一些,直到迪安說埃德沃爾的牧場就在前面。“哦,那樣的姑娘讓我害怕,”我說。“我愿意放棄一切,聽從她的支配,假如她不要我,我就一走了之,浪跡天涯。”耶穌會學校的兩個學生吃吃發笑。他們滿口粗俗的俏皮話和東部學生的用詞,頭腦里空空如也,只有一些牽強附會的阿奎那哲學。迪安和我根本不把他們當一回事。我們穿過泥濘的平原時,迪安談他當初做牛仔的情況,他把整個上午騎馬巡視的路段指點給我們看;我們一進入廣闊的沃爾牧場的范圍,他告訴我們他曾在什么地方修補柵欄,埃德的爸爸老沃爾嗷嗷地追趕小牛時,喜歡在牧場的草地上找我們聊天。“他每隔六個月要換一輛新車,”迪安說。“他根本顧不上。我們丟失一頭牛時,他開了汽車去追,直到最近的水坑,然后下車跑步去追。他把掙到的每一分錢都數請楚藏在瓦罐里。這個老牧場主腦子有問題。簡易宿舍附近有他遺留的破罐子。我最后一次從監獄出來,就在這里被試用。我給查德金的、你看到的那些信就是住在這里的時候寫的。”


  我們離開大路,想繞小道穿過冬季牧場。一群白臉的牛突然在我們前燈的照耀下打轉。“就是它們!牧場的牛!我們得擠出去,把它們轟散!嘻-嘻-嘻!”


  但是我們沒有必要那么做,我們只要在它們中間慢慢蹭過去,牛的海洋在我們汽車周圍在打轉哞叫,有時候發生輕微的碰撞。我們看到遠處埃德沃爾牧場住宅的燈光。那些孤獨的燈光周圍是方圓幾百英里的平原。


  降臨到草原上的那種極端的黑暗對于東部人來說是難以理解的。沒有星星、沒有月亮,除了沃爾太太廚房里的燈光之外沒有任何光線。院子陰影以外是你在明天破曉之前無法看清的無邊無際的大千世界。我敲了門,在暗中呼喊埃德沃爾的名字,埃德在牲口棚里擠牛奶。我小心翼翼地在暗中走了二十英尺左右,不敢再往前了。我仿佛聽到了叢林狼的嚎叫。沃爾說那也許是他父親以前一匹落荒的馬在遠處嘶鳴。埃德沃爾的年紀和我們不相上下,他四肢修長,尖牙齒,言語簡潔。他和迪安以前常站在柯蒂斯街頭,朝過路的姑娘們吹口哨。現在他彬彬有禮地把我們讓進他陰暗的、褐色的客廳,找到了幾盞平時不用的油燈,點亮后對迪安說:“你那個該死的大拇指是怎么一回事?”


  “我揍瑪麗盧的時候碰傷了,引起嚴重感染,不得不截掉頂端。”


  “你怎么會干出那種事?”我從埃德的談話中看得出來,他一向充當迪安大哥的腳色。他搖搖頭,擠奶桶仍在他的腳邊。“總而言之,你始終瘋頭瘋腦的。”


  與此同時,他年輕的妻子在寬敞的牧場廚房里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晚飯。她為桃子冰淇淋表示歉意:“那算不上冰淇淋,只是把桃子和奶油冰凍在一起罷了。”其實那是我生平吃過的唯一真正的冰淇淋。她開頭上的菜稀稀拉拉,結束時非常豐富;我們一面吃,一面有新的東西端上桌子。她金黃頭發,體格健美,但是像所有居住在廣闊空間的婦女一樣,為無聊的生活稍稍有點抱怨。她列舉了晚上這個時候通常收聽的無線電廣播節目。埃德沃爾坐著看自己的手。迪安狼吞虎咽。他要我幫他圓謊,把我說成是卡迪拉克的主人,我是個很有錢的人他是我的朋友和司機。這番話沒有對埃德沃爾產生任何影響。每當牲口棚里有什么響動時,他總是抬起頭傾聽。


  “希望你們能夠順利到達紐約。”他根本不信我是卡迪拉克的主人,卻堅決認為是迪安偷來的。我們在牧場上呆了一小時左右。埃德沃爾向山姆布雷迪一樣對迪安失去了信心——每逢迪安抬頭時,他就提防似地看著他。以前當割草翻曬的季節結束時,他們手挽著手在懷俄明拉臘米的街頭喝得醉醺醺的鬧鬧嚷嚷,但是這一切已經事過境遷。


  迪安坐立不安。“是啊,是啊!我認為我們還是快點走,因為我們明晚必須到芝加哥,而我們已經浪費了好幾個小時了。”兩個學生有禮貌地向沃爾道了謝,我們重新上路。我回頭看廚房里的燈光在黑夜的海洋中逐漸后退。然后我向前探身。


blob.png


  杰克·凱魯亞克對年輕人寫作的30條建議


  1. Scribbled secret notebooks, and wild typewritten pages, for yr own joy


  隨意涂寫的秘密筆記,和亂七八糟的文檔,這些是你獨享的快樂。


  2. Submissive to everything, open, listening


  不要與任何事對立,要開放,要去聆聽。


  3. Try never get drunk outside yr own house


  盡量不要在除了自己家以外的任何地方喝醉。


  4. Be in love with yr life


  熱愛生活。


  5. Something that you feel will find its own form


  你感受到的那些東西總會找到他們自己的表現形式。


  6. Be crazy dumbsaint of the mind


  讓你的精神自由而瘋狂,既是癡人,也是圣者。


  7. Blow as deep as you want to blow


  從盡可能深處的地方激發出來。


  8. Write what you want bottomless from bottom of the mind


  從你心靈的最深處不受限地寫出你所想。


  9. The unspeakable visions of the individual


  個人不可言說的想象。


  10. No time for poetry but exactly what is


  不要詩意化,去描繪事物本來的樣子。


  11. Visionary tics shivering in the chest


  讓想象引起你心中悸動。


  12. In tranced fixation dreaming upon object before you


  在恍惚的迷亂中眼前之物似是夢中之景。


  13. Remove literary, grammatical and syntactical inhibition


  不去顧慮文學,語法和句法的限制。


  14. Like Proust be an old teahead of time


  做個像普魯斯特一樣沉迷于時光的老人。


  15. Telling the true story of the world in interior monolog


  以內心獨白訴說世間之事。


  16. The jewel center of interest is the eye within the eye


  興趣的精華是眼中之眼。


  17. Write in recollection and amazement for yourself


  在回憶與驚嘆中為自己寫作。


  18. Work from pithy middle eye out, swimming in language sea


  從最精煉的中心點著手,在語言之海中暢游。


  19. Accept loss forever


  接受永遠的失去。


  20. Believe in the holy contour of life


  相信生命的神圣。


  21. Struggle to sketch the flow that already exists intact in mind


  努力描繪那些在腦海中流淌的想法。


  22. Dont think of words when you stop but to see picture better


  當你卡殼時,不要糾結于措詞,而是去更好的感受畫面。


  23. Keep track of every day the date emblazoned in yr morning


  每一天早晨在你腦海里閃閃發光的日子都應該被記住。


  24. No fear or shame in the dignity of yr experience, language & knowledge


  不要因為你的經歷,語言和擁有的知識而感到恐懼或羞愧。


  25. Write for the world to read and see yr exact pictures of it


  讓世界從你的文字中看到它自己。


  26. Bookmovie is the movie in words, the visual American form Bookmovie


  書式電影是文字的影像,是美國的視覺表現形式。


  27. In praise of Character in the Bleak inhuman Loneliness


  贊美那些在荒涼而殘忍的孤寂中生活的角色。


  28. Composing wild, undisciplined, pure, coming in from under, crazier the better


  創作要狂亂無章,回歸本我,越瘋狂越好。


  29. You’re a Genius all the time


  你生來就是個天才。


  30. Writer-Director of Earthly movies Sponsored & Angeled in Heaven


  塵世影像的編導者在天堂中被保佑。


  本文由北京網綜合整理,轉自請注明出處,圖片均來自百度。

  (編輯:王怡婷)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掃描瀏覽
北京文藝網手機版

掃描關注
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

返回首頁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100028 電話∶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071051 電話:0312-3199988
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

新疆25选7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