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文學|美術|音樂|影視|攝影|戲劇|舞蹈

在橋與門之間旅行|陸源×張光昕×蘇豐雷×江汀詩歌分享

2019/06/18 16:54:57 來源:漓江出版社  作者:碼字人書店
   

    這城市熱中于責任而毫無辦法


    ——馬雁


    置身于這座北京城,每日人們仿佛都在它的“橋與門”之間旅行。“橋與門”,是這座城市既具體又抽象的地域標識,也逐漸成為一種文化共識、思想方式、修辭習性和行動姿態。這里又是時間與空間的十字路口,寫作者們在各自的懸崖上辨認出彼此。


    陸源、張光昕、蘇豐雷、江汀,四位出生于1980年代的寫作者,他們之間的文學友誼,是一份新近的樣本。他們將一同來到碼字人書店,攜同各自最近出版的新書,分享自己的“旅行”經驗。


    正如詩人曼德爾施塔坶所說:“和友人一起住在城里,你不會相信:永恒之夢,血樣從一只玻璃杯倒進另一只。”

blob.png


    主題:在橋與門之間旅行


    碼字人書店青年詩人系列活動第二季第一場


    嘉賓:江汀、陸源、張光昕、蘇豐雷


    主辦:碼字人書店、漓江出版社、尚8文化機構


    時間:2019.06.22 15:00-17:00


    地址:碼字人書店


    北京東城區和平里北街6號15號樓109室


    (遠東儀表公司進院后,一直走到頭左轉,26號和15號樓之間廊橋下)


    (地鐵13號線A口出。地鐵5號線B口出)


    咨詢:18612990430


    嘉賓介紹:


blob.png


    陸源


    廣西南寧人,1980年生,現居北京


    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碩士。


    作家,文學編輯,副編審,廣西外國語學院客座教授


    著有長篇小說《祖先的愛情》《范湖湖的奇幻夏天》等


    短篇小說集《保齡球的意識流》等


    譯作有小說集《沙漏做招牌的療養院》《蘋果木桌子及其他簡記》等


blob.png


    張光昕


    1983年生于吉林蛟河,文學博士,


    現任教于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


    并兼任該校新文化運動研究中心研究員,


    中國現代文學館特邀研究員


    《新詩評論》編委,《飛地》叢刊編輯。


    有專著《昌耀論》《刺青簡史:中國當代新詩的閱讀與想象》,


    隨筆集《補飲之書》


    主編《我們不能活反了:王小妮研究集》《2013年詩歌選粹》《2014年詩歌選粹》


    與友合編《在彼此身上創造懸崖:北京青年詩會詩選》


    獲首屆J青年批評獎、2018年詩東西青年批評獎


blob.png


    蘇豐雷


    1984年生于安徽青陽,原名蘇琦


    2014年與友人共同發起“北京青年詩會”


    2015年參與上苑藝術館“國際創作計劃”


    出版詩集《深夜的回信》,隨筆集《城下筆記》。


    現生活于北京


blob.png


    江汀


    安徽望江人,1986年出生,現居北京


    著有詩集《來自鄰人的光》、散文集《二十個站臺》


    曾獲十月詩歌獎、《安徽文學》詩歌獎、胡適青年詩人獎等獎項


  嘉賓詩文:


  黃昏,南海子公園,忽然想到


  多年來,我傾心于燃燒的意象

  使一句句無韻詩

  借冥頑不靈的散文而熔煉

  但今夜我開始相信

  風也能帶來光明

  如時日也催動著火種

  預感自己將回到

  那無比穩固的中心

  它充滿了清晨之血液

  置身其間我寧愿永生不死

  依然傾心于燃燒的意象

  鳳凰,燈焰,晨星

  我在闃無一人的道路上飛速馳行

  2019

                    ——陸源


    除了西美爾的闡釋,我理解的“橋與門”還可以在以下四重意義上展開:


    作為一種現實感,“橋與門”有它的經驗來源。生活或流浪在北京的詩人們應該體會最深,北京無疑是一座充斥著“橋與門”的城市,兼容著傳統沉淀和現代颶風。“橋與門”像是北京的舍利子,成了既具體又抽象的地域標識,表達著聚集在北京的寫作者們某種文化共識、思想方式、修辭習性和行動姿態。


    作為一種歷史觀,“橋與門”暗示了我們對傳統文化的傳燈責任和轉化意識。傳統越來越成為現代寫作者的一個迷障,它在為我們逢山開路、遇水搭橋的同時,也提供了解決矛盾和轉換危機的隱蔽門徑。“橋與門”的歷史觀暗示我們,在勢不可擋的線性時間軌道中,應當重新整合進傳統的圓形時間觀,才能獲取一個具有可持續性的當下生活。


    作為一種認識論,“橋與門”幫助我們隨時糾正和修訂現代人的思想姿態,過渡和轉換不僅是一種外部操作,同時也形成每一個思想主體的內省機制。既然“橋與門”傾向于詩性的存在形式,它便可以適時代替諸如“革命”等暴戾和激進的概念,進而形成一種作為目的的手段、作為教養的形象。它在本質上是一套美學方案,身處過渡時代的我們要抵達的,乃是藝術的生命,而非媚俗的活著。


    作為一種行動力,“橋與門”重新定義和塑造了巨變時代的人們所應當具備的“現代身體”,它能夠將現代性暴力切割下的破碎身體重新聚合,澆灌和培育出新的心腦和四肢,讓雙腳走在“橋”上,讓雙手推開“門”,讓腦服從心對待每一次過渡。“橋與門”為從“認識世界”轉向“改造世界”提供指引,也將我們長期浸淫的“名詞思維”轉變為“動詞思維”,重新聚合現代身體中潛藏的一種詩化的行動哲學。


——張光昕:《每個人的“橋與門”》



  瀘州行

  贈西渡、孤城、昆鳥、張小榛


  我站在百子圖廣場的巨大凹面前,

  被沱江的夜風吹拂,有解脫的輕松。

  江邊涼爽,夜色朦朧,我們沿著

  陡峭臺階一級級下沉,走上江邊棧道,

  無法看清兩岸景色,但感到融入了美。

  毛寸江水輕緩流淌,而可能的洪水

  會漲到我們的頭頂上方,淹沒對面

  舌頭般伸來的熱愛生活的社區。邊掏出

  干巴的碎語邊往前走。從懸殊的戰場

  敗下陣來,談興跌到人生的低點,

  只好用沉默、散步撫慰、修復著

  枯澀的內在系統。走過沱江二橋,

  江心的細矮泥石壩的用途推高了些許

  討論的熱度,但我們的知識并沒夠著

  這里。過后,我們的話更少了。

  靠近這邊的水稍厚,汩汩朝前涌流,

  對面的水貼著江底,顯得幽秘沉靜。

  將近沱江大橋,終于找到一家燒烤店,

  我們走進、坐下,開始喝米酒、啤酒,

  抽煙,吃肉,比之往常我更貪戀

  這纏裹濃郁鄉愁的米酒,由著性子

  痛飲,我的痛苦被友情的酒杯緩釋。

  我們開始熱絡談話,頻頻舉杯,總是

  一飲而盡。友人,意味在此刻在未來

  可以相互取暖、相互挖礦,尤其是

  中間的前輩,他內部的火炬將引領

  我們至深至遠。希望在長程的對照中

  我們愈發相似。我還記得那天啟,

  (如果當時我沒說起,那么我現在說出)

  它高立在我的眼前:面對腐朽的語言,

  我們應該學習在初抵這里時的薄暮中

  那天使般的青年,他那漂亮的一踹,就是

  我們的工作,我們畢生的任務……

                ——蘇豐雷


  他已經認識了冬季


  他已經認識了冬季,

  認識了火車經過的那片干枯原野。

  城市在封閉,運河上有一片綠色的云。

  進入黑暗的房間,像梨塊在罐頭中睡眠。

  他的體內同樣如此,孤立而斑駁,

  不再留存任何見解。

  可是旅行在夢中復現。在夜間,

  他再次經過大橋,看見那只發光的塔。

  它恰好帶來慰藉的信息。

  緩慢地移動身子,他做出轉向,

  在這樣的中途,他開始觀察

  來自鄰人的光。

                      ——江汀



  圖書介紹

blob.png


    保齡球的意識流(平裝)


    作者:陸 源


    出   版:四川文藝出版社(后浪)


    版   次:2018年11月第1版


    印   次:2018年11月第1次印刷


    內容簡介


    《保齡球的意識流》是陸源創作的一系列風格相近、富有幻想性質的中短篇小說集。故事多游走于現實和奇幻之間,文筆汪洋恣意而不失幽默。另外,它們通過“瀛波莊園”這一地點或多或少相互關聯,一群奇人在這里你追我打,不斷碰撞出異樣的火花。這些作品展現了敘事的另一種可能性,既是作家對自己以往作品風格的更新,也是突破文學傳統的嘗試。小說內容天馬行空,折射出作者豐富的內心世界與意識活動,是一部極具特色的創作集。


    文章摘選


    所羅門拉比說過,智慧即無知。的確,身處繁華光影之中,本人竟一向不自量力,深信萬物皆備于我,認為世界廣大,足夠撒歡,因此不可救藥地橫生逆長,堅持自己的天真幼稚,堅持用理想來果腹充饑,不僅對一切庸俗嗤之以鼻,視如臭屎,更發誓要逃離荒唐偽善的所謂成熟,拒絕混賬透頂的蠅營狗茍……我妄想每天換一份新工作,甚至每天換一張新臉……沒錯,歷代智者先賢把凡塵比作一座旅店,比作一座監牢,比作一座無邊瘋人院,比作一條陰溝,比作全宇宙的便池茅廁,又或者清新文雅一點兒,比作古老的、遺失檔案的陰森贖罪所。其實它不過是一臺宏偉而透明的觀光電梯,載滿傲然嘯詠的狂戾游客……機智的空談家!生活可看成一場儀器繁多的龐大實驗,我們是投入反應爐的劣質原料……夜色已銹跡斑斑,燃燒的金頭蒼蠅嗡嗡作響,旋繞在眾人周圍,如旋繞墳堆……我喝掉紙杯中最后一滴免費茶。希望明天安然無恙,自己仍神志清醒……朦朧燈暈底下,老田從布袋里摸出一本柏林一九一三年版《化學家的煉獄》遞給我,再將一本巴黎一九三三年版《巫師博物館》遞給靳大力。老頭子是全球愛書者聯合會的終身委員,該組織終身主席的寶座無可爭議地屬于意大利符號學泰斗翁貝托 ·埃科……如今已很少有人知道,我們的靈魂導師五十年前從拉丁書院偷走過一冊《神秘學詞典》,就此踏上搜羅奇書的兇險不歸路……老田突然猛烈地眨動眼皮,并搖頭晃腦長嘆道,我曉得,你們是絕頂聰明的小伙子。他到底想說什么根本沒人在意。老先生的腳踝因腎衰而腫脹,腳趾因痛風而變大。他穿著定制的越南橡膠鞋,身上涂抹著包治百病的越南白虎膏……


    我右手沾了些保齡球油,它聞起來很特別,好似小貓屎……實際上,富人也有節約觀念:靳大力的女友會責怪姐姐花九千塊買一條短裙太奢侈,她自己只買了一條六千塊的。可見貧富差距體現在數量級上,更體現在思想方法上……年紀輕輕怎么能愛慕虛榮?不要跟我坐奔馳去坐你媽媽的保時捷……烤豬鞭才五毛錢一串,但我和靳大力還是必須節制……為小區守門的老太太沒挨過新年,死于肺癌復發。她姐夫是內戰時期變節招供的秘密黨員,她小兒子領到一次性發放的撫恤金兩百元。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職員親屬一直這個價,合情合理,比一盆蟹爪形的東洋菊便宜些……樓下踢藤球的年輕人很快也將咽氣,市體育局竟然給他報銷兩萬多醫藥費真是仁至義盡……老田一個勁兒哭窮。晚年的昏暗,肉體廢墟。他暮景殘光的思緒爬進往昔,并不停夸贊我們團體女代表的現任男友,盡管記不清此人姓甚名誰,卻再三強調他是個貨真價實的億萬富翁……


blob.png

   補飲之書(精裝)


    作   者:張光昕


    出版:漓江出版社


    版   次:2018年10月第1版

    內容簡介


    《補飲之書》分為上下兩輯,是作者近年來創作的評論、隨筆,以及詩歌現象、詩歌群體觀察。作者既關注現當代最前沿的詩歌寫作,也評論經典作家,與前一種批評遙相呼應,自成一格。隨筆思想豐富,文辭生動,以詩人的筆力闡釋思想者的經驗和感悟。


    文章摘選


    信奉詩歌“一句頂一萬句”的詩人張棗,生前留下的散文作品可謂鳳毛麟角。直到將這個精致的選本拿在手中,翻開它黑芝麻糊色的封皮(印有張棗喜愛的梅花)那一刻,撲面而來的,是多年前他帶進中央民族大學文華樓里的一絲德國煙草的迷人味道。本書中絕大多數課堂講稿正是在這種銷魂的氣味中落成。這個頑皮的導師,一邊驕傲地吐著煙圈,一邊揚言,要撬開每一位學生緊閉的嘴,要讓每個人發出自己的聲音。放在他面前的那只方形的藍色水壺沉默不語,里面裝的難道是北京二鍋頭?


    多年以后,我們這些在他眼中羞怯而執著的乖孩子,從詩人的課堂錄音里整理出了它們,在這個不斷丟失的時代里,我們是否在那疊遲到的文字中,挽留住了些許美好的瞬間和表情?魯迅、聞一多、艾略特、龐德、葉芝……這些張棗隨身攜帶的老朋友,在我們端坐的斗室里進進出出,凌空飄蕩。我們清楚,一只“發甜的老虎”正安臥在我們面前,他發出不可抗拒的溫柔咆哮,教會我們認識詩歌,引誘我們開口朗讀,讓我們“住到一個新奇的節奏里”(張棗: 《枯坐》)。“心如獅子”的詩人,對著一張白紙發誓,他要讓一冊薄薄的《野草》,像啄木鳥那樣掀翻新詩史的西紅柿地。


    那座吸入詩人氣味的、凱旋門似的多孔建筑,卻在另一個冬日的上午,執行了它相反的使命: 它用一部從十三層緩緩下降的電梯,在大雪中送走了一個頭戴貝雷帽、步履蹣跚的干咳病人,一個當代中國的荷爾德林。那個消失在西門的詩人,是拐入了熱氣騰騰的米粉店?還是鉆進了一輛出租車?或是折回十三層,變成他信箱里那枝垂首、美麗的小花?我們都不得而知。詩人勸走了護送他的人,他要將孤獨和桀驁進行到底: 這個必死的、矛盾的測量員,他返回了圖賓根,帶著他孔雀開屏般的肺。然而,所有讀過張棗作品的人們和接受他啟迪的學生都寧愿相信,在祖國最慵懶閑散的校園里,在北京最性感妖嬈的西門小吃街上,有個孩童一直在尋找一枚丟失的“綠扣子”,那顆“永恒的小贅物”(張棗: 《春秋來信》)。


blob.png


    城下筆記(精裝)


    作   者:蘇豐雷


    出版:漓江出版社


    版   次:2018年10月第1版


    內容簡介


    作者真誠記錄了大學畢業后十年間的經歷、觀察和省思。這批隨筆,或記敘“趣事”,或主題思考,或對生命難言之痛的幽黯表達,皆是作者沉浸生活的即時性書寫。作者直面日常生活,念念不忘將反思和審美注入日常生活,使自我更加健康、美善。


    文章摘選


    她忽然向我感嘆她少年時學習上的競爭對手,已經過早地衰老,過早地放棄……她提到了她這個對手的早戀,指出那過早的“貪欲”對于未來的毀滅性的破壞。她替她惋惜不已。而她保持著品學兼優、銳意進取,考上了一所好大學,繼而有一份還不錯的工作。她認為她的昔日對手可能受過很多苦,乃至于為曾經的冒失、無知后悔不迭。我的同事在使用她的同情,對她那少年時的競爭對手唏噓不已,然而,那個由少女蛻變成婦人的人,或許此刻也在同情她呢,同情她的形單影只的處境(她是個單身女人),同情她的飄零(她是一個“北漂”),為自己豐富的人生閱歷、為自己的豐富人生而欣喜,甚而沾沾自喜。此刻,我的同事在浮動的輕軌上, 從一處勞累過度的地方,滑向她那租金高昂的、環境惡劣的臨時住處,她同情著她。而她活在小城里,活在愛人與孩子的天倫之中,偶爾去郊野游玩(小城的便利)。誰更需要同情?其實,我想說的還不是這些。我的同事指出她的同學過早地“墮落”了——從早戀到失去進大學的機會,直到生完孩子后,較快地衰老。然而,事實上,她,或者我,比之于她的同學又優異多少?假如我們把堅持學習、進修看作一種美德的話,我們真的就比她優異嗎?如果她在十四歲或十六歲“墮落”了,難道我們不是常在二十二歲或二十五歲“墮落”嗎?我們有資格指責她嗎?我想,在上帝眼里,我們都是值得同情的,我們像剛出土的幼苗,不過只是樹苗而已,沒有一棵是大樹。我們同情她,帶著一種勝者的姿態,帶著一種對那最早失敗者的用同情包裹的冷眼、不屑,而我們自己接著他們倒下來了,我們失敗而不自知。這難道不更可悲嗎?


微信圖片_20190618161449


    二十個站臺(精裝)


    作   者:江汀


    出版:漓江出版社


    版   次:2017年4月第1版


    內容簡介


    《二十個站臺》是青年詩人、評論人江汀的散文集。這批文章按照寫作主題分為三輯,第一輯是關于自己生活和寫作的散文,第二輯是為作者身邊的詩人、小說家、畫家而寫的隨筆,第三輯是對外國文學所寫的閱讀札記。它們中的大部分曾刊登于在國內頗具影響的《經濟觀察報》書評版,其余篇目則散見于《北京青年報》《詩刊》《詩建設》《中西詩歌》《旅行家》等報刊。


    文章摘選


    我會越來越習慣于談論自己的童年經驗。布羅茨基在散文里,歷數他幼時所著迷的那些物件,罐頭、收音機、電影、明信片;而在我的那些地圖冊里,蘇聯還沒有解體。我剛剛掩卷的另一本書,是《悲傷與理智》,我帶著它去參加了一些聚會。仍然是在德勝門書店的那次,我在交談中提起布羅茨基,他剛剛流亡到西方時,受到兩位朋友的熱情接待,并引他進入文學家庭。當時,我做了一個或許是不恰當的比喻:我把正在交談的兩位朋友陳家坪和李浩,比作我的奧登和斯彭德。


    愿有朝一日我將拋棄所有的比喻。想想奧登的一首詩,“歌聲不再來了:他不得不制造它。”我將逐漸不再熱衷于談論阿克梅派、德國浪漫派或者是京派。生活是一條有著確定終點的道路,我凝神觀看那終極性的東西。在一本詩集的后記里,我引用了曼德爾施塔姆的句子“我們將死在透明的彼得堡”。事實上,我最初直接將它寫成:我將死在透明的北京。但女友不允許我這么表達,我當然必須聽她的。


    布羅茨基的列寧格勒,仍然是阿赫瑪托娃和曼德爾施塔姆的那一座嗎?至少,我暗自希望與周作人成為鄰居,無論在哪種時空里。但出現在我面前的是張杭、昆鳥、秦失、絲絨隕和鐘放。我們第一次聚會,是在東四十條橋東的一家火鍋店。那天秦失說我的長相像曼德爾施塔姆,我覺得很奇怪。這一切的時間順序或許被我顛倒了。后來我很多次地經過那家店,因為在搬家和換工作之后,它恰好位于我的上班路上。我總是在傍晚的泥濘中,抬頭看到它的紅色燈籠。


  (編輯:李思)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掃描瀏覽
北京文藝網手機版

掃描關注
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

返回首頁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100028 電話∶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071051 電話:0312-3199988
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

新疆25选7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