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家專欄|文藝理論|百家分析|每周調查|主編瞭望|著述連載

為什么選秀綜藝難再造下個“蔡徐坤”?

2019/06/14 10:58:47 來源:娛樂獨角獸  作者:林東臨
   
繼《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的強勢崛起之后,一批偶像選秀綜藝在今年扎堆涌現,盡管資本市場開始對偶像產業陸續布局、八方圍剿,卻也似乎難以激起圈外人的亢奮。

UNINE  
  

  繼《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的強勢崛起之后,一批偶像選秀綜藝在今年扎堆涌現,盡管資本市場開始對偶像產業陸續布局、八方圍剿,卻也似乎難以激起圈外人的亢奮。《創造營2019》決戰之夜,飯圈的狂歡宣告了r1se的成團,斷層出道的周震南決賽票數3700萬+,與去年“偶練”男團強勢出道的蔡徐坤4700萬+相差千萬級別的票數。


  除了《創造營2019》之外,在今年扎堆涌現的偶像練習生選秀綜藝,還有愛奇藝的《青春有你》和優酷的《以團之名》,r1se成團的同一天,“青你”出道組合UNINE正在上海舉辦見面會,C位選手李汶翰在謝幕離場時對粉絲“囑咐”:今天隔壁決賽,千萬別忘了我們啊!

  無論從人氣還是關注度而言,今年的團綜都與去年對比慘烈:“青你”總決賽的九位出道位成員票數總數不及蔡徐坤一人;而“以團”出道的新風暴和人氣班人氣班BlackAce男團,在結束后更是幾乎銷聲匿跡,粉絲戲稱:比出道即巔峰更為慘烈的是出道即“失業”, 并表示不解,“節目剛結束那半個月,不知道新風暴在做什么,就像消失了一樣。”

新風暴男團

  偶像選秀綜藝是否風光不再?

  面對千億級別的粉絲經濟市場,今年300名練習生的出圈之路似乎愈漸艱難,是隨著賽道擁堵而逐漸被稀釋的人氣與關注度,還是如張藝興在“青你”中所言的“市場浮躁”?

  出道不易,出圈更難?

  去年開辟了偶像元年的《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同時也制造了多個爆出圈層的話題偶像,如蔡徐坤、陳立農、范丞丞、王菊、孟美岐、吳宣儀、楊超越等等,就連并未在節目中成團的坤音四子也因高人氣而成功以oner男團的身份出道。節目結束后,無論是團隊活動還是個人代言后續都接連不斷。十六個月的限定團Nine percent,盡管團隊合體機會始終寥寥,但在出道后都已經有了自己的作品和發展方向,并即將迎來首個團綜《限定的記憶》。

Nine percent

  而《創造101》走出的火箭少女更是資源頗豐,除了出圈神曲《卡路里》與團圓的綜藝代言不斷之外,火箭少女的跨圈層合作資源也頗為豐富,成為NBA賽場“第一女團”、手游刺激戰場的火箭少女套裝聯動等等,并很快擁有了自己的團綜《橫沖直撞20歲》。


  相關數據顯示:《偶像練習生》收官戰高達28億播放量;騰訊《創造101》總決賽當晚,更有超44.4億的總播放量。人氣和代言刷新了觀眾對于流量新星的認知,也帶動了粉絲經濟的崛起。 

  NINE PERCENT的首張專輯《TO THE NINES》目前在QQ音樂的銷量已經超過62萬張,銷售額已經超1250萬,火箭少女的首張專輯《撞》銷量超過205萬張,以10元的售價計算,收益已經超2000萬。


  反觀今年的偶像類綜藝,首先是話題人物相對少了許多,出圈的選手更是寥寥,參賽選手們除了在大眾圈層為“不知名”狀態的半個素人之外,還有來自國內男團前輩的“回鍋肉”小叔叔們,如至上勵合成員張遠、馬雪陽等,而成功出道的成員多為已經具備一定人氣基礎與飯圈認知度的實力選手,頭部效應明顯。

  在《創造營2019》出道的11位團員中,有來自5位都來自哇唧唧哇,其中除周震南和翟瀟聞分別為《明日之子》第一季、第二季的選手,焉栩嘉、夏之光和趙磊同時也是2015年就出道的“X玖少年團”的成員。

R1SE

  賽道擁堵,市場浮躁,偶像團體之殤?

  在《青春有你》的錄制環節中,某組學員的練習時長僅有一個月,并有多組學員準備不足,導師張藝興嘆氣道,“這不能怪你們,這是市場浮躁。”


  “現在市場就是這樣,他們以為到節目4個月,就可以被所有的人認識,蠻失落的。” 

  早在去年《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播出并引爆圈層后,國內的偶像產業也飛速迎來了“粗放式”增長。除了頭部人氣偶像帶動的飯圈文化的普及之外,國內各大經紀公司、影視公司也迅速瞄準了這一產業。

  自去年開始,已有不少新偶像公司成立,老牌影視公司也紛紛招募練習生進駐偶像產業。AIF、坤音、麥銳等偶像廠牌都獲得了千萬級別的A輪融資。一些傳統的藝人經紀公司,如華策、慈文、新麗等以往活躍在影視戰場的大公司們也紛紛聚焦“練習生”市場。

  一面是資本的一哄而上,想在迅速崛起的偶像產業中找尋自身的定位,另一面,下沉到源頭上卻不見得是絕對的利好。除了一些速成式練習生之外,更何況背后還有隨著節目結束后的“出道即巔峰”魔咒。

  據QuestMobile數據顯示,2018年“粉絲經濟”相比2017年有新的突破,因偶像推動的粉絲消費規模超過400億元,其中近一半為購買商品的花費。藝恩網《中國偶像產業迭代研究報告》也預測,2020年中國偶像產業總規模將超1000億元。

  在千億級別的背景下,盡管賽道一時略顯擁堵,但國內的偶像市場遠未飽和,有業內人士分析,“國內粉絲基數巨大,較長時間內國內偶像市場將呈現出供不應求的特點,因此作為偶像提供方的經紀公司在行業中擁有較大的發展空間;且從日韓兩國成熟的偶像市場來看,頭部偶像經紀公司都已上市,形成集經紀、制作、發行于一身的大型娛樂集團,因此偶像經紀這一業態將具有較好的成長空間。”

火箭少女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無論是偶像男團還是偶像樂隊,偶像標簽的藝人們似乎帶有天然的圈層效應,當他們進入到其他圈層,往往給人以“靠臉吃飯”、或者不夠專業的印象,但這未必意味著偶像群體的發展路徑被收窄。

Vogue5

  在《樂隊的夏天》錄制中,匠星娛樂推出的偶像樂隊BongBong樂團因全員主唱,且被質疑假彈的形式也激起了搖滾老炮的不認可,而另一只“偶像樂隊”vogue5因想要追尋樂隊的夢想而參加了《青春有你》,但最終也在《樂隊的夏天》中遺憾出局。但男團+樂隊的形式也讓我們看到了另外一種可能,從“偶練”到“樂夏”,或許是賽道擁堵的背景下,偶像出圈的下一種可能?

BongBong樂團

  千億市場的魅力、出道前輩們的無限風光,為練習生和資本方塑造了一場美麗的夢,越來越多的練習生在待出道的路上拿著待出道的號碼牌,而偶像市場的暫時“冷淡”或許是讓行業回歸理性的信號與提供整理“行囊”再出發的喘歇時間。

  (編輯:夏木)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掃描瀏覽
北京文藝網手機版

掃描關注
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

返回首頁

相關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100028 電話∶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071051 電話:0312-3199988
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

新疆25选7大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