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論家專欄|文藝理論|百家分析|每周調查|主編瞭望|著述連載

你醒著,你是哨兵之一 | 卡夫卡短篇四則

2019/06/03 14:45:06 來源:律茵社  
   
他生活在奧匈帝國即將崩潰的時代,又深受尼采、柏格森哲學影響,對政治事件也一直抱旁觀態度,故其作品大都用變形荒誕的形象和象征直覺的手法,表現被充滿敵意的社會環境所包圍的孤立、絕望的個人。

blob.png


  弗蘭茲·卡夫卡,捷克德語小說家,本職為保險業職員,著有小說《審判》、《城堡》、《變形記》等。其作品大都用變形荒誕的形象和象征直覺的手法,表現被充滿敵意的社會環境所包圍的孤立、絕望的個人。他與法國作家馬塞爾·普魯斯特,愛爾蘭作家詹姆斯·喬伊斯并稱為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先驅和大師。


  卡夫卡短篇四則


啟程


  我吩咐將我的馬從圈里牽出來。仆人沒聽懂我的話。我自己來到馬圈,給我的馬備好鞍具,然后跨了上去。我聽見遠處有吹小號的聲音,我問仆人這意味著什么。他不知道,他什么也沒聽到。在大門口他擋住我問道:“你這是去哪兒,先生?”


  “我不知道,”我說:“只要離開這里,只要離開這里。不停地離開這里,只有這樣我才能到達我的目的地。”


  “那你知道你的目的地啦?”他問。


  “知道,”我回答說,“我說過:‘離開這里’,這就是我的目的地。”


  “你沒帶干糧。”他說。


  “我不需要,”我說,“旅程是那么漫長,如果在路上什么也得不到,那我必定餓死無疑。干糧救不了我的命。幸虧這是一趟確實不同尋常的旅行。”


blob.png
馬背上的騎師 / 卡夫卡繪


普羅米修斯


  關于普羅米修斯有四種傳說。


  根據第一種傳說的說法,由于他將神出賣給人,因而被鎖在高加索山上,神還派出兀鷹,啄食他那時刻在長的肝臟。


  根據第二種傳說的說法,面對啄食的鷹嘴,普羅米修斯越來越深地避入巖石,最后與它合為一體。


  根據第三種傳說的說法,幾千年過去后,他的背叛行為已被忘卻,神忘了,兀鷹忘了,他自己也忘了。


  根據第四種傳說的說法,對這已是無根無由的事大家已經厭倦,神厭倦了,兀鷹厭倦了,傷口也精疲力盡地長合了。


  依舊存在的是那無法解釋的石山。傳說總想解釋這解釋不清的事情。就因為傳說是出自一種探究真相的動機,所以到頭來它只能是解釋不清。


blob.png

沒穿褲子在屋頂散步的人 / 卡夫卡繪


  夜幕低垂。就像有時低頭沉思一樣,夜幕緊緊地閉合起來。四周睡的都是人。一個小小的花招,一種毫無道理的自我欺騙:他們睡在屋子里,睡在牢固的床上,睡在堅實的屋頂下,或伸或蜷睡在床墊上,睡在床單上,睡在被窩里。


  實際上他們是聚在一個荒涼的地區,以前曾有一次,以后將還會這樣,一個露天營地,一望無邊的人群,一支大軍,一個民族,頭頂冰冷的天,腳踏冰冷的地,在站立的地方就地臥倒,額頭枕在胳膊上,臉沖著地,靜靜地呼吸著。


  你醒著,你是哨兵之一,你從身旁的枯枝堆中抽出一根燃燒的木棍,晃動著它找到離你最近的人。你為什么醒著?必須要有一個人醒著,這就是回答。必須要有一個人。


blob.png
低頭坐著的男子 / 卡夫卡繪


臨街的窗


  有的人生活寂寞,到處找閑人聊天。他們留心白天的長短,氣候的變化,關注職業和諸如此類情況的發展,他們見到隨便什么人,都毫不猶豫地拉著他們的胳膊聊起來。


  他們多半在臨街的窗前進行這些活動;沒這臨街的窗,他們呆不了多久。他們似乎一無所求,只是疲倦地將眼睛在天上人間上下轉悠,朝他們的窗墻走去。他們不愿意,而且事實上也很少往后看,下面的馬車和馬車的喧鬧來了,才終于將他們拉入人類的和諧之中。


  (編輯:李思)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掃描瀏覽
北京文藝網手機版

掃描關注
北京文藝網官方微信

返回首頁

相關文章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霞光里15號霄云中心B座710 郵編:100028 電話∶010-69387882
河北省保定市復興中路1196號 郵編:071051 電話:0312-3199988
北京文藝網版權所有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2048767號 公司營業執照:91110105802944599P
北京文藝網授權法律顧問單位:北京實景律師事務所

新疆25选7大星走势图